让人感动的互联网十年

骨干网建设高潮

虽然并不为更多人所知,但骨干网的建设,真正构筑了互联网发展的基石。1994年,第一台思科的路由器进入中国; 1995年,第一台思科的路由器连入中国电信骨干网。中国从无到有,再到极速提升,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到如今,包括中国电信、中国网通、中国移动、中国联通等电信运营商,以及中国科技网、赛尔网络(依托中国教育网)等重多骨干网建设者,已经使中国的国际出口带宽高达53G,快速进行的骨干网的建设,保证了互联网保持高速发展。

作为互联网必要铺垫的中国电信骨干网建设,只在小圈子内引起了轰动,而对于真正需要接受互联网服务的广大网民、企业来说,他们与互联网还隔着一道道门坎。这时,除了电信运营商之外,大量第三方投资开始活跃,他们促成了大量优秀的互联网企业快速生长。同时,互联网高速发展的特点,也注定了在这一领域内的企业成活率如此之低。

“纸上网民”的日子

赢海威成为首先尝试与电信运营商分成经营互联网服务的公司之一。赢海威的出现,为相当多的用户提供了上网的可能,以ISP+ICP运营模式通吃互联网,其结果是不得不走入低谷,最后黯然退出。赢海威的高层地震,几乎是头一回打开中国互联网企业人事变动的先河,其后便一发而不可收。

网吧的悄然兴起,体现了网民们对上网的渴望。最初几十元一小时的上网费用,也不能拦得住渴望互联网的积极分子。回顾以往,至今仍然有人怀念在飞宇网吧上网的日子,这个红极一时的大型连锁网吧,曾经让多少学子体验了互联网的魅力。

这一时期,各种媒体对互联网的报道也开始走向实用化,与之前不着边际的猜测相比,一些首先尝试了互联网的人士,为媒体提供了鲜活的内容。如果说当时的互联网用户只有15万人(1997年163、169网络用户数),那么,遍布全国的,通过媒体阅读了解互联网的“纸上网民”,则十倍于这个数字。

从媒体广告中,人们开始认识了思科、3COM、D-Link、Novell,也许人们还搞不清他们的具体分工,但这并不妨碍互联网以极快的速度发展。ISP的兴起,使得电信运营商得到了最好的,善于挖掘市场的合作伙伴。他们迅速使“纸上网民”转化为实际上的网民,媒体的推波助澜和电信运营商不断加快的骨干网建设,以及ISP们变着花样的宣传手段,使互联网队伍快速庞大起来。第一个免费电子邮箱出现、第一个免费个人主页出现……聊天室、ICQ……这些神奇的东西极大地刺激了网民。

ICP的崛起

凭借电信运营商和ISP的努力,网民开始上网,但面对少得可怜的网上服务,产业链的末端缺乏,为热钱提供了机会。1999年,大量资金被投入到ICP领域,按照当时的说法,“只要一个人,说一个想法,就有人投钱!”万人追捧的结果,便是ICP全面开花。一个简单的四通利方BBS,能够在短短2年内成为中国第一大门户网站,同样,成立于1998年的中国第一家电子邮局(163.net),在短短几年内便拥有了数百万用户,最后被TOM收购。

铺天盖地的互联网广告,向每一个人传递着互联网的信息。它代表了高收入、白领、最领先的行业……也许没有多少人知道互联网如何挣钱,但大家不用在乎,这是一个眼球远比现金值钱的时代,注册用户数似乎代表了一切。

中华网纳斯达克上市,头一回打通了国内企业在美国上市的通道,中华网也成为在纳斯达克融资最多的企业。其后的风风雨雨,使中华网不得不退出了门户网站第一梯队;网易那句“网聚人的力量”的广告词虽然让人摸不着头脑,但它的电视广告片甚至让自己的股票价格升了几升。至今,这块广告牌在酒仙桥附近还有存留,虽然画面已变,但这句广告词仍然活跃在电视屏幕中;张朝阳成为完整进行模式拷贝而成功的第一人,虽然搜狐在模仿雅虎并获得融资之后,便迅速适应中国本土化,改变了运营策略;TOM则高举收购大旗,以令人乍舌的价格收购了几家看上去并不那么“值钱”的ICP。

互联网使国人开始直面国际变化。ICP短期内迅速崛起,也在短期内迅速崩溃。随着纳斯达克崩盘,与纳斯达克亲密接触的互联网企业首当其冲,热钱纷纷逃离,随之而来的便是当初盲目建设的大量ICP倒闭风潮。2000年达到了顶峰的互联网ICP风潮和年中即开始的“网灾”,使无数正要进行融资的企业突然断了资金来源。国内三大门户网站的股票价格一跌再跌,甚至跌到了被称作“生死线”的一元大关,“退市”这个词汇频频向ICP们开火,而在互联网盛世时市值狂升,甚至超过微软的思科公司,也在这场互联网股灾中急速缩水。

ICP的崛起,完成了互联网产业链的末端连接,事实上,较为落后的互联网建设,还无法使企业的网络行为迅速展开,而企业应用,更能直接地为互联网以及享受服务的企业带来效益。ICP的冬天并没有阻止得了互联网的发展,骨干网带宽仍然迅速提升,宽带建设快步上马,企业上网体现出优越性。

与ICP的大起大落相比,承担了互联网通路建设的电信运营商和网络设备、解决方案提供商则显得较为平静,但也有网络设备提供商因此陷入绝境,被其他公司兼并,甚至倒闭。在这股风潮中,互联网的旗舰企业思科在失去了大量网站的订单之后,顺利地寻找到了新的市场——企业应用。“我们的产品100%是在互联网上卖出去的。”思科中国公司总裁杜家滨先生说,思科提前一步进行的互联网应用尝试,为企业上网提供了良好的范本。

不断创新的应用

腾讯QQ几乎覆盖了所有中国网民,这个成功的即时通讯工具却无法找到把用户变成现金的方法。移动梦网的推出,使腾讯迅速摆脱了倒闭或转卖的痛苦,腾讯一跃而成最受关注的互联网企业之一。同样,移动与互联网的结合所放出的能量之大,令所有担心互联网发展的人士吃惊。徘徊在生死之间的ICP们抓住了这根稻草,电信运营商吃剩的一点面包渣,几乎拯救了中国的ICP事业。

用户接入带宽的提升,让互联网应用走向丰富,互联网娱乐化的特征日益明显。盛大的出现让人称奇,仅仅是运营一款网络游戏,盛大就成了互联网上最能挣钱的公司之一。当网易宣布不再保守地进行门户防守战,转而主攻短信、网络游戏时,被认为是“慢性自杀”,但成功后,丁磊的一句“睡觉都在挣钱”,刺激了大量互联网上的淘金者。

互联网布道者、思科总裁钱伯斯认为,网络革命刚刚开始,下一次互联网革命将会带来很多前所未有的新型服务、功能、产品和效率。随着多达十亿个用户和设备——从PDA、MP3播放器、电冰箱、音响到笔记本电脑——接入互联网,他预计原有的企业将会被解除限制,而新的企业将会不断诞生,从而在医疗、教育、电信、娱乐和政府等领域创造出数百万个新职位。

虽然目前网络在中国的发展日新月异,很多的应用让我们眼花缭乱,但是可以预见的是,这些技术和应用不仅正在并已经改变了人们工作、生活、娱乐和学习的方式,未来还会影响和改变国家、企业和民众的国民生产总值、生产率和生活水平。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