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科:领跑者的节奏

2004年的最后一个月,中国首次实现了实际环境下40Gb/秒的IP高速链路通信。这是中国教育和科研计算机网(CERNET)利用思科系统公司CRS-1运营商级路由系统在北京和天津之间完成的。“20年前,我们改变了通讯的方式,二十年后,我们风云再起。”今年是思科公司成立二十周年,CRS-1系统正是作为思科公司为技术创新二十周年献礼的里程碑式产品而诞生的。这并不夸张,思科的五百名员工为它的研发工作了四年,总开发成本高达5亿美元,而这个系统不仅以超高速一举拿下了IT业界的第一个吉尼斯世界纪录,也饱含了思科把用户真正引向下一代IP网络的期望,这也被业内人士看作该公司“技术灵魂”的重新展现。

在CRS-1诞生后的半年时间里,各方的评价都在关注这款重要的产品。议论集中在,“如此超前的东西没有人要”,也有人说“如果CRS在两年前出来,思科的竞争对手就不会在核心路由器领域实现突破”。对于思科来说,作为网络设备的领跑者迈的步子到底是否合适确实是一个难题 -- 太超前的产品市场还不成熟,滞后研发产品又会让竞争对手超越。不过,思科对于这个颇具哲学意味的问题有着深入的思考,并籍此将领跑者的步调保持了多年。这一回,事实再次证明,CRS-1在一个正确的时间出现了,全球范围内已有二十多个用户,思科又一次卡在了竞争对手的前面。而这一实力,来自于思科20年来领航技术创新的深厚根基和内涵,绝非偶然事件;而思科的技术创新理念也保证了它20年来在财务、销售和市场领域不断取得成功。

20年长跑

20年前,思科由斯坦福大学的一对教师夫妇列昂纳德·波萨克和桑德拉·勒纳在硅谷的圣何塞创立。起初的10年,思科似乎更多是在探索,“摸着石头过河”。转折点来自于10年前的技术选型:以太网、令牌环、FTDM、还是ATM,IP、PBX还是Apptalk,技术之间的竞争相当激烈。思科抓住了以太网和IP,到现在看起来,没有一个公司像思科一样同时抓得这么准,这也为思科带来了1994年之后腾飞的5年,每年的营收增长高达50%到100%。

是什么让思科独具慧眼?思科的公司文化帮助它能做出了决择。首要一点是以客户为中心。第二,没有技术崇拜,这句话(“No Technology Religions”)在思科的每一名员工的员工卡上都可以看到。一个很重要的体现就是,思科并不因为自己开发出某项技术就单单去推广它,而是发现客户的真正需要,一旦客户有需求,思科也会考虑通过购买等方式来进入它或许并不十分擅长的领域。当年以路由器起家的思科进入交换机领域,正是因为GE这样的大客户对这种设备提出了需求。第三,这也是思科的愿景 -- “互联网改变人类”,所以这些技术都是以互联网为中心的。

经过了前10年的打拼,思科逐步确立了自己的领导地位,在其进入的每一个领域都占有第一或第二的市场份额,而它独特的技术创新理念也渐渐露出锋芒。思科的创新不是关起门来自己冥思苦想,而是开放式的,寻找市场上最好的东西。因此不可否认,“并购”这一首要利器在加速思科确立市场领先地位、弥补思科整体技术环节的漏洞以及加强自身技术实力等方面均发挥了极为重要的开创性作用。

IT业界的并购司空见惯,但思科制胜的关键在于“买技术、买人才”的并购思路 -- 对被并购企业的事先考察,以及并购后的整合 -- 从而促成了其并购战略的成功。思科公司人力资源部总监巴巴拉·贝克甚至认为除非一家公司的文化、管理做法、工资制度与思科公司类似,否则即使对公司很重要也不会考虑收购。在保证整个公司的共同目标和前进方向的同时,整合而来的“并购人才”也达到了思科全球现有3万多名员工中的30%。于是,成功的案例接踵而至,诸如1998思科对IP电话技术的小手笔收购,如今已为思科带来了10亿美元的年收入。

2000年至今,又是一个5年,处于领跑者位置的思科也在发生着变化。它不再盲目扩张,而是有的放矢,这从2004年思科对10家被并购公司的选择上可以看出。领航技术创新是这家公司20年来一贯的方向,而20年后的今天思科重新抓住了技术灵魂。2004年7月,思科的首席技术官一职在空缺四年后终于被交给了查里斯 -- 这位全局技术把握者的出现显然加重了思科“技术导向”的思路。同时,包括光网络、网络安全、中小型办公及家庭网络、IP语音、无线局域网、网络存储六大业务的高新技术部门在2003年成立,并获得了每年12亿美元研发投入。这六个新兴领域以及思科将在未来继续进入的四到六个新市场能否分别为它带来10亿美元的年收入,技术的力量至关重要。它期望“这些高额的技术投资最终将会是思科业务增长的动力之源”,思科的技术灵魂重新引人注目。

新的网络变革

20年之后,思科技术创新势头不减当年,网络也在此刻发生着变革。“下一步还需要连接什么?”思科首席执行官钱伯斯的回答是,桌面级的基本连接仅仅是网络行业发展的开始。带宽需求和网络容量在不断提升,使用人数也在激增,更重要的是,量变导致的质变已经开始出现。以往就是为了连接,而现在安全是一个大问题;另一个问题是应用,在互联网上以往就是电子邮件,现在则有图片、声音、视频电话等等,当然也包括全球范围内的这些应用如何统一的问题。在未来的10年中,通信的速度、容量和方式将继续这种变化,那么,如何把这种融合的技术提供给用户?

思科的新节奏

看起来,思科已经找到了答案,并抓住了这次变革的机会。思科不再像以前那样只关心单个产品,因为这已经不能决定整个互联网产业的发展,更重要的是平台化、智能化。即便是思科着力打造的产品CRS-1,它的最后一个字母S代表了系统,而不是这家公司以往用来命名其产品的字母R(代表路由器),这意味着思科已不再把它当作一个单独的盒子,而是一个全新的平台。CRS-1在核心领域对多种业务的区分和驾驭能力绝不仅仅是为了解决电信运营商们正面临的海量数据传输难题,更重要的是它将把运营商的应用思路和商业模式带入一个全新的业务融合境界。而在这种趋势之下,思科看到了解决方案的价值,开始把自己塑造成为“商业合作伙伴”,在这样的一个概念和框架下为用户提供一个面向未来的平台。

2005年,人们将看到思科提出“网络是一个平台”的口号,运营商和企业都需要网络这个平台来唱戏。这并不是一个虚无缥缈的远景,思科已经开始上路。现在的Catalyst 6500系列交换机就是一个很典型的代表,在这个平台上可以插任何模块,安全、存储,也是全球唯一一款拥有无线监控模块的,能随时监测无线网络中增加的设备。思科的想法是在6500的基础上把所有的模块加进去,在2005年便会看到更多的模块会出现在这个平台上,并使用一个统一的操作系统去管理。而思科在2004年下半年对接入端路由器的一次重要更新 -- 融合多业务的ISR路由产品更是一次真正意义上的“技术融合”,业内人士评论,这样的产品使得思科与其竞争对手已经不是在同一个层面上竞争了。“融合”是这里的关键词。《商业周刊》把这一次浪潮称为“大爆炸”,而思科已经站在了这次浪潮的浪尖上。

与此同时,互联网变得更加大众化,已经深入到家家户户中去。思科在2003年6月收购Linksys正是看中了这一趋势。如今,这已经变成思科的一个极有威胁力的棋子,它的Wi-Fi产品在2003年的消费类市场和企业级市场分别以22.3%和36.2%的份额高居全球首位,为思科贡献了相当大的利润。现在,思科也在与中国的运营商讨论家庭网关设备,通过这样一个盒子来管理家里的邮件、电话和其它家电、监控设备等。这正是思科在2003年全面突进的六大新业务之一。

类似的,思科正在将存储技术和交换技术深入的融合,它已经取得领先的IP电话市场则将会以每年20%的速度增长,两倍于思科曾经大获成功的企业市场。因此,尽管思科丝毫没有放松自己在路由交换领域的传统优势,但它的思路绝不仅仅是在下一个5年推出CRS-2或者CRS-3,让速度变得更快 -- 这只是核心技术的一个部分。而对于思科来说最重要的还是能否在下一个5年内找到另外3到5个能为自己分别带来10亿美元收入的业务,这是公司要成长所必需的。

尽管钱伯斯还未透露这几个未知业务的蛛丝马迹,但他看起来信心百倍。2004年12月上旬在美国加州圣何塞召开的“思科2004年度全球分析师大会”上,钱伯斯在与来自网络行业和金融领域的400多位分析师共同分享其对未来业务与技术的发展规划时,提出了未来4到5年增长率保持10%到15%的预测。尽管在超过两百亿美元的销售额基础上保持此般增长率是每一家超大型公司都正在面临的难题,但思科正在发生着转变,它将自己推向了网络融合大潮中的极佳位置,而继续传承的技术创新理念将为它的下一个20年打下坚实的基础。